wednesday0605

祥和

晚上,三个人饱饱地在床上横七竖八。


俏俏一脸苦逼在赶工作,据说是临下班那一瞬间被boss抓住安排的加班——“知道我没有性生活也不用这样吧。”这句话是俏俏原话。


增宏如往常一样打算和男票视频,她举着手机,忽然用甜死人的声音说:“哦~老公~人家和你好有默契哦~”

俏俏冷冷抬眼瞟了一眼增宏,阴阳怪气“咦”了一声表示不满。


“咦”之后增宏那边忽然没了动静,整个房间忽然安静下来,大约一分钟,我忍不住了:“有默契个鬼哦。”

俏俏忽然找到平衡点,爆出一阵大笑。


而现在,俏俏仍然苦逼地跑着Photoshop,增宏已经和男票“老公来老公去了“。


果然最后被虐的还是单身狗啊~


然而峰回路转的是,增宏的男票和增宏视频不到一分钟就数落她今天睡衣怎么换的这么早才十点四十八耶,怎么不学习是一点都不到耶,十一点不到就不学习吗还不学习。增宏前一分钟还满脸幸福地给她亲爱的老公展示今天新换的粉嫩睡衣,后一分钟就被她亲爱的老公耶的喉咙里像堵了一只癞蛤蟆。现在增宏灰头土脸地横在床上,不说话。一分钟~天堂地狱啊~


这样的男票真差劲,实在是几种不能忍受的男票之一。


而此时的俏俏呢,已经忘记了boss欺负她没有性生活要她加班的事实,悠哉悠哉地刷起了微博。


果然还是单身狗乐呵闯天下啊~

一篇锦鲤文!

最近一个月,我们三个小伙伴好像有点多灾多难。


先是房租上调,找房波折,最终未果,紧接着俏俏一连串生病,我带俏俏去医院,增宏给俏俏做好吃的,再接着是我生病,当然啦此处感谢小伙伴细致入微的照顾,尤其是那天瘫在床上时,俏俏翻出了她的零食——红枣,玫瑰,椰子片给我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粥,甚至还盛在碗里端到我面前,十分感动,担心我不喜欢喝粥还煮了面,不许我吃辣把珍藏的玻璃海苔撕碎洒在面里,莫名显得精致,我真的超感动!


最后是,前天家里竟然进了老鼠!那天晚上我和俏俏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俏俏说不会是进了老鼠吧,我还说她你别吓人了!第二天很热情地和邻居阿姨打招呼阿姨居然冷冷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什么话都没说就进了屋,五秒后又出来怨气满天地跟我说因为我们忘记关厨房窗户家里进了老鼠,巴拉巴拉罗列了我们一堆罪名,最后埋怨我们不倒垃圾,这让每天早上出门勤勤恳恳清理厨房垃圾的我简直想一兜嘴回给她。负能量句号。


增宏特别特别……(省略一万个特别)特别怕老鼠,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简直崩溃了,打电话给男票和妈妈,然而两方都没有得到安慰,从此她再也不踏进厨房半步,昨天晚上睡觉做恶梦梦见老鼠蹲在她的鼻子上和她对视,惨叫了两三次,俏俏被吵得一夜没睡好,我倒是睡的很沉。早上增宏起得晚,我和俏俏都走了,她不敢一个人去厕所,就这么在床上坐了一上午,直到我中午回来拿东西陪她去了卫生间。最有意思的是,现在进门前增宏一定人站在门口不进来,先摸索着开灯,然后在门口咳嗽若干声之后才敢进门。直至今天,事情以增宏上网买了若干鼠笼和粘鼠板才结束。不知道明天又会怎么样。


好啦,说的我好像侠肝义胆不怕一样,我真的是超怕老鼠的!轻易绝不回家。早上早早出门!真的太怕老鼠了......

奶油蛋糕带我窥见的城市

       骑着奶油蛋糕在这座城市中四处游窜之后才发现自行车道的可贵之处!


        北京的自行车道设置的整体情况真的很好,我骑车路过的道路中还没有遇见过没有自行车道的时候【这个时候应有“帝都不愧是帝都”画外音】,而在安顺的时候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不骑车的时候不觉得,骑车之后就会发现道路旁那个小小的自行车标志真是亲切。前段日子骑车去上课,轻松地骑在自行车道范围内,身旁车水马龙,但是并不紧张。双安商场附近无论何时停车数量都特别大,每次骑到那里的时候就会发现自行车道已经停满了私家车,方圆200米的自行车ers忽然变得不那么井然有序,不得不骑行到主干道上和机动车共同分享车辆密度极大的地域,当然我也是其中一员。看,这么有意思的事,私家车占据了自行车道,自行车在主干道扰乱机动车的行驶秩序,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关系在早高峰时段尤为明显。


        不得不感叹,窄窄的自行车道,却默默地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维护着这个城市努力井然有序的交通情况。


        骑车在路上,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从鸣笛的频率与强度来看,你会发现似乎最急躁的是电动车,私家车次之,而最温和的,恰恰是体型庞大不可亲的公交车。电动车与自行车共用自行车道,自行车是人力付出最大的一种,所以主动认怂,一般都默默地在路面移动,偶尔会有拉风的小哥骑着山地越野呼啸而过,整体十分内敛文静。而电动车在速度和省力模式上都甩自行车几条街,往往在自行车道称王称霸,我就遇到过很多次,明明前方(自行车道上)拥堵只能缓慢骑行,电动车也一定会不停地嘀嘀嘀,自行车靠在边边角角给电动车让出一条小小的通道,电动车仍然急躁地鸣笛想要扬长而去,再一抬头,电动车超越过去,然而堵在前方,催命似的嘀嘀嘀。


        家门口有一条自行车道,也是私家车的辅路,宽度刚好是两台私家车的宽度,一点也不宽裕,而路边永远停满了车,可利用的流动空间变得只剩一辆车的距离,每当有私家车进入这条辅路之后,自行车就遭了秧,速度上的弱势让自行车在这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情况下被默认为乖乖听话的三等兵,明明一辆小自在自行车道上悠哉悠哉骑得好好的,忽然后面不停地嘀嘀嘀,回头一看是一辆威武的私家车,小自没办法,通常都是横进停在路边的私家车的空隙,等后面这尊佛过路,在默默地从空隙中移出来,重新上路。


       反而是,公交站附近,如果在公交车恰好要右拐进站而前面有一辆小自晃晃悠悠时,只要不是小自的主人过分缓慢或者七拐八拐,公交车司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鸣笛的,总是拖着公交车长长的身躯慢慢地扭着进站。在十字路口处,一般的车辆都不会愿意和公交车抢道,而当小自和公交车的确冲突在十字路口当中时,公交车也会停下来让小自先走,温吞地像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当然,回过来想一想,这种和谐感的产生,反而是源于实力过于悬殊,你看,和自行车冲突最大的是电动车,实力最接近的也是电动车,大概如此吧~


      另外发现城市交通的逆行情况真严重,然而逆行不可怕,可怕的是逆行你还东张西望不看路!还TM鸣笛!


      俏俏新买了自行车,现在的生活超安逸,三个人一起骑着小自去超市,晚上回到家,三台小自并排停着,三个小伙伴,开开心心~

ring ring ring

除了小新每天morning call叫我起床以外,几乎没人再给我打电话。


今天还和杨老师开玩笑——“现在除了您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已经不会响了。”


138的手机中午就没电关机了,156的手机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号,从一开始基本就尘封了。


晚上才回到家给138的手机充上电,还开不了机。【然而后来开机后也没有收到小本子的早安晚安ring ring ring - 没名儿的星期三 - 怎么又要想名字!


忽然听到了熟悉的手机震动声。


“增宏,快接电话啦,你男票想你啦。”

“不是我的。”

“俏俏,接电话去好嘛?”

“是你的!”

“啊?”


竟然是我的电话响了!这么晚!难道终于有人发现我温柔美少女的本质?


兴冲冲地跑过去看——


















果然还是杨老师= =

然并卵系列

然并卵系列 - 没名儿的星期三 - 怎么又要想名字!

 

就好像坐着87从交大东门到北洼路。

数据

从这次回北京开始,忽然沉溺于数字记录。


也可能是因为在实验室管理财务的缘故,忽然对数据的精确度十分渴求。


毕业季那段时间,把实验室账务这一块完全耽误了,发票堆成山没有整理。这次回来,认认真真地整理了实验室5、6、7月份的所有账目,每一张发票对应哪一个人的哪一笔支出,终于一点点理顺了。工作量真的不小,主要是冗杂,有那么几天,舍友看见我的床上每天晚上都堆着乌央乌央的发票,感叹实验室真能花钱啊。


整理的过程真是啰嗦,还好之前和小本子胡吃海喝攒下许多餐饮发票和出租车票,这次可帮了大忙,实验室去中发购买实验器件只能开收据,没有发票,这是一笔不小的却少发票的支出,然而当我打开钱包,我笑了,我钱包常年扣不上的原因找到了,因为小本子带我飞留下的发票,已经要溢出来了!


发票问题解决得轻而易举,大金额的用餐饮发票,小金额的用出租车票,感谢小本子!


不过整理了一个星期之后,拿着洋洋洒洒的发票和归类整齐的明细去签字报销时,内心爽快!


再次感谢小本子!


跑步的时候也喜欢记录数据,速度里程时间卡路里;喝水的时候,新杯子的容积是550ml,带去上课的杯子是350ml,晚间的一盒牛奶是250ml,前天的饮水量是2250ml,昨天的降到1300ml;骑着奶油蛋糕到学校西门需要7min,到学校东门需要10min,到中关村需要25min。把每一天的活动清楚地量化起来,总觉得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为了买一条皮尺量胸围腰围臀围大腿围小腿围,发现一条皮尺一毛钱,但是9块9包邮,于是莫名凑了9块9的单,为了一毛钱的皮尺......别想知道我的腰围,别看,说你~


手机下载了一个卡路里计算的app,昨天的摄入量小于输出量,好开心,然而今天......


室友买了体重秤,每天称体重...............................


说到体重,感觉写不下去了,小本子怎么说的来着,男默女泪 。数据 - 没名儿的星期三 - 怎么又要想名字!

雨中夜跑

实验室今天组织奥森夜跑,很雀跃的报了名,把俏俏也带上了。


上次和实验室夜跑是第一次尝试5 km,但是大概因为奥森跑道并不像西操场一样只能绕着圈跑,步移景异似乎效果不错,只是跑到3 km的位置有一点累,真正5 km结束的时候,反倒觉得还可以继续跑,而在西操场就不一样了,刚超过一个老头儿,跑几圈又遇见他了,眼里一直是相同的景色,难免很是乏味呀。


所以第一次尝试了奥森夜跑之后,我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活动!


今天本来想和师姐一起跑10 km,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下起了小雨,担心雨势转大,决定再跑一周5 km吧~


上次是和小白搭伙跑的,小白习惯慢跑,很早之前和她一起在西操跑步,很享受她的跑步速度,真的很慢很慢,但是持续时间比较久,我记得最长的一次我俩跑了10圈,也就是4 km,这个战绩对我这样一个大一时候800 m测试都跑不下来的人来说,简直骄傲死了!【虽然速度真的很慢.......】


前几天小白女神总是很忙,每晚叫她跑步她总是有事,没办法我只能自己跑。没有了小白的速度带着,我就跟着自己的呼吸跑,最后跑了3.2 km,真的非常非常累,比和小白在一起的时候累太多,后来使用跑步软件才知道,和小白一起的速度是7‘30“/km,自己跑的时候速度涨到5’49"/km,amazing!


小白旷跑的三四天里,我把速度稳定在6分多钟,呼吸也渐渐习惯了这个频率。直到再和小白一起跑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慢不下来了......


后来小白回家了,我就和俏俏一起跑,俏俏之前从没跑过步,所以她不追求速度,就慢慢绕圈就好,所以我也不用顾及她,只在第一圈的时候搭伴,之后速度无法协调一致,各跑各的。


最近两天,我终于把速度跑进了6分钟,虽然并没有进太多......还是蛮开心的,但是,别看速度只提高了这么一点点,跑下来的感觉可真不一样啊,前天用5'55"/km的速度跑了4 km,跑完就差吐血了。


然而,这种满头大汗累成狗的感觉真的很爽!


以前有人和我说运动可以减压,我还不信,现在有一点点信了。


扯远了,说回奥森夜跑,今天和俏俏还有实验室的两个女生一起跑,大概在开始的500m,大家一直在一起,速度很慢,我越来越觉得呼吸速度和跑步节奏不一致,忍不住还是自己跑到前面去了。


这5 km跑的很轻松,前3 km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步子很轻盈,3 km处遇到一个上坡,我跑上去后忽然感到心跳过快,有点喘不上气,但是随即而来的平路让我很快调节好了呼吸。


最后,小小炫耀一下,不是女生中最先出发的,但是是第一个到达终点的,其间还超越了一位师兄,有一点点小开心。


只是跑步过程中一直飘着小雨,雨水和汗水混在一起,脸上总是痒痒的。


想到大一时候几乎是跪着跑完2 km测试的弱渣,真是不堪回首啊.....







最后,俏俏超级棒!也坚持把5 km跑完了!








什么?你真的觉得这是一篇炫耀文?Too naive


如果我告诉你自从我开始运动之后,体重一路飙升,每天都有新感觉......


就到这里,拜拜啦您。

如何生活在一个没有辣椒的城市!

晚上和舍友一起做饭,距离上一次做饭已经半个月了,我还记得上一次舍友煮的面,很用心超用心!但是......不放辣椒的面怎么吃啊......【我找揍】


这一次,提前和室友去超市买了晚上会用到的蔬菜,骑车去西直门的路上,我建议舍友从河边走,我告诉她河边有一个菜市场,那里的蔬菜和水果特别便宜。到了小河边,舍友惊呼在交大读了四年书,居然没发现学校边上就有这么一个地方。舍友看起来很亢奋,把原计划要去超市买的蔬菜都在小菜场搞定了,还一个劲儿地说,真的很便宜诶。我也满载而归了水果三四样,一共花去不到30块钱。


我发现我真是居家的不行,之前还是超市购物车里堆满了里脊肉大葱土豆一类,现在直接推着自行车走在菜场里,车筐里堆满了西红柿,和青椒。


去超市储备了接下来一个星期要吃的面包(话说我发现了一种巨好吃的全麦切片面包,一包2块9,居然比7块8的还好吃一万倍!!!),晚上想做一个清水煮时蔬,一心想买一包好吃的辣椒粉,难得有心情,调个辣椒蘸水犒劳自己也不错。


但是,我搜遍了整个华联,妈蛋,只有一种辣椒粉。


!!!!!!!!!


没天理啊!!!一个大超市怎么可能只有一种辣椒粉!!!!


在我的印象里,安顺大大小小的超市都会有一整面货架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辣椒粉,光一个胡辣椒就分好几种名堂,有选择恐惧症【比如天秤座】压根不能去买辣椒粉。


这么大的华联居然!!!只!有!一!种!辣!椒!粉!你他吗在逗我。


我一看产地,BJ XXX厂......绝望了,好歹是个湖南啊四川啊重庆啊,也行啊。


我不情愿的拿起XXX厂辣椒粉,好小一包,我估计我一顿就吃完了。没办法,想吃清水蔬菜想好久了。


晚上我兴致勃勃的做我的清水煮时蔬,说实话,这是我除了方便面以外做的第一道菜,室友都用你哪个星球来的做的什么鬼的眼神在看我。


时蔬买的大叶生菜和西兰花,其实很想吃小瓜和豆角,但是小瓜没见着卖,豆角怕煮不熟。


菜在锅里炖着,我兴致勃勃+1去调蘸水,倒了半碗辣椒粉,顺便尝了点,尼玛,跟学活二层一个味。


这顿饭是吃不了了!


没办法,我又加了老干妈,倒了点点酱油,这味道,什么鬼。


反正,最后两位舍友大人都很给面子的把时蔬吃完了,蘸水嘛,就我一个人吃。




不说了,都是泪,明天就让娘给我寄辣椒粉来。如何生活在一个没有辣椒的城市! - 没名儿的星期三 - 怎么又要想名字!

静候葡萄成熟时

每天晚上和俏俏跑完步,用奶油蛋糕载着她一起回家。


我们俩已经有了固定的默契,不用我说“我准备好啦,可以上啦“,她已经可以很熟练地从我的动作中抓住可以上车的时间点,所以我们从来不用言语交流,她就自觉地用手臂环住我的腰。【文风不太对....】


一路上,心情异常高涨的时候我会猛蹬,反正夜里天大地大街上人不多,舒缓一点就慢悠悠地骑,反正俏俏在后座上安安静静地听那些我欣赏不来的日韩音乐,从来都很放心我。


每次在小院子里锁车的时候,俏俏都等我一起上楼,之前我锁车时候还蛮专注的,从来不会注意她在我锁车的一分钟里在干什么,直到前几天,锁好车后我抬头,俏俏拿着一颗绿莹莹的葡萄说,嗯!有甜味了!


院子里有一大丛葡萄藤,我对这样家养的葡萄没好感,小时候偷吃过不少,除了颗粒饱满煞是好看以外它们简直酸哭小朋友!不喜欢!


原来每天晚上俏俏都趁着这一分钟间隙去视察葡萄了,每晚一小颗,身心健康。


之后的对话就变成了——


”不行啊,它们长的不努力,还是酸。“

”甜味越来越多了!你尝!“【话说谁会尝这种东西....】

”今天果然比昨天甜!“


我心里其实很想告诉她,这种葡萄根本不可能甜到哪去,别白费心思了,但是又不想扫了她的兴,只好在她感慨的时候默默跑到前面去开门,俏俏则在我身后砸着嘴吃葡萄。


直到今天,我照例锁好车,抬起头,一颗葡萄一声不吭地递到我面前:”诺,给你。“


我最讨厌酸的东西了!!!


我慢吞吞地剥着葡萄皮,俏俏在一边催:“怎么还没剥好!今天的可甜了!”


我终于鼓起勇气皱着眉头把这颗葡萄放进嘴里,鼓足勇气咬了下去,汁水一下子溢满嘴巴。


好甜!超级甜!天呐!


而俏俏呢,已经跑到我前面开门去了。

2015年07月30日

中了echo回声的毒,也终于掉进了陈粒的坑。

特别喜欢今天自习时对面的女生,走之前差点写纸条问她明天是否还来这里自习,我还想坐在她对面,结果还是因为不好意思而作罢。

听奇妙能力歌入眠,妈呀我太文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