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0605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流星楓子の幻想乡:

Joyous周游:

噪点对画质的伤害是不言而喻的,画面中太多噪点也影响我们后期的力度,所以噪点的控制要从拍摄阶段就开始逐步控制,这样才能留给后期更大的余地!

流星楓子の幻想乡:

虽然Vlog尬出了宇宙但是还是不要脸得发上来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204552

就目前来看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种说话太尬的局面,毕竟只有一个人在行动,经常会结巴不知道说什么呀!

现在的东西不走心不走肾不走胃,基本就没人看了。

2016年02月02日

寂寞当然有一点
你不在我身边总是特别想念你的脸
距离是一份考卷
测量相爱的誓言最后会不会实现
我们为爱还在学
学沟通的语言学着了解学着不流泪
等到我们学会飞
飞跃黑夜和考验
日子就要从孤单里毕业
我们用多一点点的辛苦
来交换多一点点的幸福
就算幸福还有一段路
当我们学会忍耐和付出
这爱情一定会有张证书
证明从此不孤独


silence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

  

想要未知的疯狂

  

想要声色的张扬

 

我想要你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

  

想要未知的疯狂

  

想要声色的张扬

 

我想要你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

  

想要未知的疯狂

  

想要声色的张扬

 

我想要你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  想要未知的疯狂  

想要声色的张扬 我想要你

北京今天零下17度

太冷了!简直是太冷了!


本来以为已经经历过长春的严寒,北京这点降温简直是小case,哪知道。。。北京不仅冷,还TM刮大风!!!

风如刀割,每一刀都割在大风中蹭着小碎步前行的人的心尖尖上——比如说我。


早上实验室例会,10点手机收到京东南门取快递的短信,上一次的京东快递12:30才去取,发现快递小哥在风里瑟瑟发抖,那个时候的北京还不像现在冷的这么变态,地上只剩两个包裹,都是我的,小哥看见我两眼放光,我拿走快递之后小哥开心地走了。


今天的例会12:20才结束,小哥打来电话催促,我也因为不能接而挂掉,开完会走出逸夫楼,冷得我倒抽一口凉气。忽然觉得如果这么冷的天,只为了等我去取快递,小哥瑟瑟发抖,这温度,我在外边站十分钟就要炸了,小哥也不容易,我感到十分罪恶,一路小跑到南门。


路过嘉园门口的小卖店,鬼使神差进去买了一杯热奶茶,揣在兜里。


到了南门,小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在寒风中又跺脚又发抖,我赶紧跑过去,拿了快递,放下奶茶,说了句实在不好意思来晚了,您辛苦。


还没等小哥拒绝我就跑掉了,一路跑回实验室,除了耳朵在风里快被冻掉以外,身上倒是因为跑步的原因暖暖的。


希望因为所有辛勤劳动的人们在寒流入侵的冬天也能暖暖的。


无论是送快递的小哥,送外卖的大叔,半夜抢修电缆的工人,还是凌晨在八通线上做实验的同学们。

我。今。天。受。到。了。打。击。






哇哈哈哈哈哈我发现我的空格键居然能用了!

汉二啊汉二

一个多月了我终于开了次电脑

终于进了1六3真是举步维艰

我发现数字六和空格键也失灵了难道是因为电脑许久不用

我要疯了最近波折颇多就当是为考试攒人品了卧槽草草草草草

蛋糕化在嘴里

俏俏子强烈安利了我们一款蛋糕,芝士乳酪类的,香醇原味。


据俏俏子说,这是她们公司边上一家极火的蛋糕店,原味款每天做活动,用上满减和美团外卖券,一盒只要11元,爽呆。


这一盒的量,大概够两顿早餐,嗯,一大盒。


俏俏子第一天买了一盒回来,我尝了一口,惊为天糕!


第二天我和增宏就一人要了一盒,晚上回到家,那俩人的已经吃下去半盒了。


我嘲笑她们,然后吃掉了自己的半盒,在晚上十一点之后。【微笑】


太TM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


家里一直备了一瓶起泡酒,悄悄提议打开喝掉,庆祝我们吃到了好吃的蛋糕。


我喝了两杯,混着肚子里的芝士蛋糕,昏昏沉沉地趴床上睡着了。


临睡着前,我想起了那次在厦门,和小本子偶遇到的那家蛋糕店,刚出炉的烤蛋糕,一进嘴就化了。


和喜欢的人吃喜欢的食物,千金难买。

今日空气质量:优

我来匆匆忙忙写一篇日志。


今天来实验室想着用电脑报名考研,预约护照办理,等等等等。

结果都没办成。

但是不管怎么说,照片总算是照完了,开心!


我从大概一个月前就倒霉到了极点,可能没人比我更倒霉了。

不过没关系,我还是开开心心哒。


看了小本子的日志,觉得真是一个好男儿。

最近也越发喜欢他了,摇头摆尾。


希望日子平平静静,没有波澜,希望赶紧把要做的事情处理完毕。


小本子加油!

小蚊子也要加油!

100 days available

去年的倒计时100天,我想我在人生未来的几年之中,都会记忆犹新。


而今年倒计时100天,很恰巧,又发生了和去年一样的事。


今天Boss杨要面试三个YS大学的推免生,他居然全全交给我来安排。

早上很早来到实验室,连好设备,自己和自己视频了好几次,调好光线色调饱和度。

博士例会安排在8:45,为了调试设备,我7:30就来到了实验室,其实调试设备就用了不到10分钟时间= =

实验室的同学们都去上课了,只有我一个人,电脑打开,投影摆正,我站在空空的A03会议室,感受着我对这个实验室很莫名热爱。

这种感受,在我第一次在A03有了自己专属的座位的那天晚上,忽然油然而生。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无人的YF地下呆到很晚,地下实验室没有信号,同学们都不愿意过来。

我倒是兴高采烈早早把东西都搬了过来,那天晚上,我开心地不行,把A03会议室的椅子摆的整整齐齐,桌子擦了三遍。

那种场面,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傻傻的。


然而我今天早上又做了同样的事情。我把桌子擦得一尘不染,椅子对齐一个又一个。


我的胸中就是这样莫名升腾起对YLLAB的热爱,我热爱这里。


然而例会即将结束的时候,Boss杨忽然说到:“今天会议室真是非常干净,是WYD打扫的吧?”

我很诧异,明明我擦桌子的时候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一个人,见了鬼。

我立刻回答:“啊,不是啊。”




我真是蠢死了 T_T





————————————————————————————————————————————

早上面试完三名YS大学的推免生和一名BJ的,杨老师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下午雄狮发微信告诉我:“Boss杨和Boss林在会议室里讨论通过了谁,拒绝了谁。”

我想到我看到Boss杨邮件里一堆一堆的推免生给他发的“拜师邮件”,多数他都拒绝了,记忆尤深的是一个为了进YLLAB二战的男生,他在邮件里写:

“杨老师,去年您的一句'抱歉我们已经招满了'让我好伤心呐,今年我仍以进您实验室为梦想。”

杨老师回复:

“抱歉我的回答又要让你失望了,今年我有意向的学生已经招满。”


雄狮又发来一条微信:“杨老师和林老师说今年已经招满7个推免生了,最后一个名额,留给WYD。”


给我的倒计时100天。